首页 > 新闻 > 民生综合 > 正文     濮阳网-中共濮阳市委门户网站 濮阳市唯一重点新闻网站


结婚证书几经“变脸” 但美好爱情不变

作者:  文章来源:濮阳早报  字体:   发布时间:2019-09-02 08:59:08

结婚证是婚姻登记管理机关签发的证明婚姻关系有效成立的法律文书。最早时,这种法律文书被称为“婚书”。我国自2004年1月1日起启用新式婚姻登记证(结婚证、离婚证封面均为枣红色),并一直沿用至今。但是,从1906年开始的百年时间里,我国使用的结婚证不尽相同,样式颇多,甚至每个省、每个市都有自己独立的结婚证样式。近日,记者在不同年龄段市民家中看到了一些不同样式的结婚证。相比较现在比较庄重的结婚证来说,老式的结婚证更加活泼一些。  

20世纪50年代  

结婚证有点像奖状  

8月30日,记者在市民程先生家里,见到了他爷爷奶奶20世纪50年代领取的结婚证。记者看到,20世纪50年代的结婚证尺寸很大,与奖状相仿。结婚证上除了记录着需要填写的信息外,还有国旗、毛泽东主席头像、五角星、麦穗、和平鸽等图案,其中最醒目的是结婚证中间印制的“自主自愿”四个大字。记者查询资料得知,1950年4月30日,新中国首部婚姻法颁布。在此之前,婚姻多为父母或长辈包办,年轻人很少能遵循自己的意愿与喜欢的人在一起。  

记者在程先生爷爷奶奶的结婚证上看到,两人是1950年4月领取的结婚证,当时两人的年龄分别是35岁和28岁。面对记者的疑问,程先生说:“当年,爷爷奶奶的很多亲友都是长辈包办的婚姻,都不是自愿在一起的。很多人都是先领取结婚证结婚,再培养感情。”程先生表示,爷爷在世的时候,经常给他讲是如何认识他奶奶的。程先生说,爷爷年轻的时候很倔,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多数人在包办婚姻的情况下18岁左右就结婚了,但是爷爷始终不愿涉足那(包办婚姻)看似不幸福的婚姻,因此一直半推半就地跟长辈“打游击”,没想到这一等就是十几年,直到认识了奶奶。程先生说:“奶奶当时和爷爷的想法很像,两人一见面就因想法一致互生爱慕之情,很快就坠入了爱河。”  

如今,程先生的爷爷奶奶已经去世多年,而他们的结婚证就像传家宝一样被传到了程先生手里。对他来说,这张结婚证既是一份思念之情,也是一份精神寄托。  

20世纪80年代  

领结婚证需要单位开证明  

1981年,热恋之中的张先生和王女士决定结婚,并将这一消息告知了双方父母。  

征得双方父母同意后,两人分赴各自的工作单位。张先生说:“当时结婚必须要双方单位的证明才可以登记结婚。”如今,王女士还清楚地记得那份证明的内容:“兹有我单位职工×××,生于19××年×月×日,达到法定结婚条件,同意其与×××结婚!”文末还要加盖一个鲜红的单位公章。此后多年,尽管结婚证的样式一直有所变化,可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到单位、村(居)委会开具证明是领取结婚证的必要条件,一直没有改变。  

两人拿着证明和户口簿,到范县民政局领回了他们的结婚证。8月31日,记者在市民张先生家里看到,张先生和王女士的结婚证和如今使用的结婚证大小相似,共有正反两面。在牡丹、百合、菊花等花朵的簇拥下,印有“结婚证”三个大字,这就构成了正面。反面除两人和登记信息外,还印有两人需自主自愿、生活中地位平等、严格实行计划生育等字样。张先生说,单位开具的证明其实就是单位对申请人进行了一次“政审”。  

记者查询资料得知,在计划经济时代,人口基本不会随便流动,因此单位熟悉每一名职工的基本情况,其中包括最主要的婚姻状况。在单位的人事管理中,独生子女费、住房分配等方面也都与婚姻有关系。  

如今  

两人带上户口簿就可领证  

2003年10月,民政部的部门规章——《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废止,取而代之的是由国务院颁布的《婚姻登记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婚姻登记制度的法律地位得以提高。新颁布的《条例》中,最大的变化就是申请人双方只要带上户口簿、身份证到婚姻登记机关签署本人无配偶及与对方当事人没有直系血亲和三代以内旁系血亲关系的签字声明,就可以领取结婚证了。一直延续的单位开具的婚姻状况证明、婚检证明等手续,通通减免。  

2003年,国家民政部下发通知要求全国统一启用新式结婚证,证书封面枣红色、烫金字,采用安全防伪水印币纸,新证的内页采取了联页、横排版的方式,方便电脑打印。取消强制婚检,这在当时被普遍认为是公权力退出结婚这一私权领域,符合社会与人性发展,是法治的进步。但并不等于取消婚检,而是宣告婚检制度从强制走向自愿(双方根据自主意愿选择是否婚检)。  

2010年,市民刘先生与王女士带着户口簿来到华龙区民政局,领取结婚证。刘先生说,自己对领结婚证的情景仍然记忆犹新。“到达民政局后,我俩的脑子里面都是蒙的,毕竟对办证流程不懂,也不知道需要的材料都带够了没有”。就这样,刘先生两人在工作人员的指挥下,机械性地走完了填表、照相、宣誓等一系列手续,并成功领取了结婚证。刘先生说,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和爱人应该像两只提线木偶一样,但是拿到结婚证后还是十分兴奋和高兴的。(记者 张迪)




责任编辑:刘循源

[!---page.stats--]